《超越自由与尊严》摘录

第一章 行为技术 - 位置147
此外,将行为视作一种功能的条件也被人们忽略了。对于好奇心,人们最终得出的往往是心理的解释。在日常交谈中,我们常常会看到这一点。如果我们问某人“你为什么要去看戏剧?”,他回答说“因为我想去”,我们很容易把他的回答当成一种解释。我们更应该了解的是他以前去看戏剧时曾发生过什么,他去看戏时曾听到或看到过什么,他过去或当前的环境中有哪些东西可能会促使他去看戏(而不是去做其他事情)。但实际上,我们往往会将“我想去”这三个字看成对上述这些问题的总结,而且很可能不会再去询问更多的细节。

第一章行为技术 - 位置167
内在人(innerman)的作用在于提供一种解释,但反过来,这种解释本身却不能获得解释。于是,解释便在他这里中止了。内在人不是过去经历和当前行为之间的中介,而是产生行为的中心。他的作用在于启动、开启、创造,这样一来,他便一直被覆盖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就像他在希腊人心目中的样子一样。因此,我们说,他是自主的——从行为科学的角度说,这意味着他是不可思议的。与之相似,还有外在人(outerman)的概念。

第一章 行为技术 - 位置275
科学是人类行为,与科学相对立的也是人类行为。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17
几乎所有生物的行为都是为了让自己摆脱有害的接触。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25
行为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作用,它能以另一种方式削弱有害的刺激。虽然它不是以条件反射的形式获得的,但却是一种不同的被称为操作性条件作用的过程的产物。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41
他们也可能是“有意”让人厌恶的——他们可能会为了某种结果而以让人厌恶的方式来对待他人。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47
厌恶性控制(aversivecontrol)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48
如果有人以令人厌恶的方式对待一个人,直到这个人就范,那么,当这个人做出前者所要求的行为以逃开或避免这种令人厌恶的对待方式时,其结果就强化了前者的行为。不过,他也可以采用别的方式来逃避。另一种变相的逃避方式是攻击那些设置厌恶性条件的人,并削弱或摧毁他们的力量。

第二章 自由- 位置362
蓄意破坏和暴动骚乱常常是无明确指向对象或指向错误对象的攻击行为。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91
在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看来,“自由是指一个人能做他想做之事”。自由文献在改变实践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也无论它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它都改变了实践),但它却把自己的任务确定为改变心理状态和情感状态。自由是一种“占有”(possession)。人逃避或摧毁控制者的权力是为了感受自由,而一旦他感受到了自由,能做自己想做之事后,自由文献除了提醒他要永远保持警惕以防控制者再次实施控制之外,或许再也推荐不了任何更进一步的行动,也指定不了什么东西了。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399
工资则例证了另一种不同的原则:一个人若按某一特定的方式行事,他就会获得报酬,这样一来,他就会继续以那一特定的方式行事。尽管人们很早以前就已经认识到了奖赏所具有的有效作用,但工资制度的发展却非常缓慢。在19世纪,人们认为,工业社会需要一支饥饿的劳动力队伍。只有当饥饿的工人可以用工资来换取食物时,工资才能发挥实际的效用。如果减少工人对劳动的厌恶感——例如,缩短劳动时间,改善劳动条件——那么,即使报酬降低,也有可能让工人愿意劳动。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412
人们通常所说的条件性正强化物(conditioned positive reinforcer),使用后,往往会带来延迟的厌恶性结果。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483
还有一个例子是邀请囚犯自愿参加那些很可能有危险的实验——例如,新药物的实验。如果参加实验,囚犯便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或者减刑。如果囚犯是被迫参加实验的,那么,人人都将反对。但是,当囚犯受到正强化,尤其是当政府施行这种改善生活条件或缩短刑期的做法时,他们真的是自由的吗?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491
自由文献中经常出现的两种观点清楚地表明了人们对于积极控制(positive control)的不确定态度。有人提出,虽然行为完全是被决定的,但一个人“感觉自由”或“认为他自己是自由的”总是要好一些。如果这意味着采取不会产生厌恶性结果的控制方式会更好一些,那我们或许会赞同;但如果这意味着采取不会招致任何人反抗的控制方式更好,那么,这种说法就没有考虑到存在延迟的厌恶性结果的可能性。第二种说法似乎更为恰当一些:“做一个意识清醒的奴隶(slave)比做一个快乐的奴隶好。”“奴隶”这个词澄清了我们正在思考的那些最终后果的实质:它们是剥削性的,因而是令人厌恶的。奴隶所能意识到的是他所经历的悲惨遭遇,而一种精心设计以致不会招来任何反抗的奴隶制度才是真正的威胁所在。自由文献意在让人们“意识到”这种厌恶性控制,但它所选择的方法却不能拯救快乐的奴隶。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500
尽管事实上一直是你 [教师]在控制孩子,但你也应该让 [孩子]相信,他一直是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没有任何形式的征服像保持表面上的自由那样完美,因为在这种征服中,你可以俘获意志本身。可怜的婴儿,一无所知,一无所能,一无所学,难道他不是任你摆布吗?难道你不能为他安排周围世界的一切吗?难道你不能随心所欲地影响他吗?他的学业和游戏、他的痛苦和快乐,难道不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而不为他所知吗?毫无疑问,他本应该只做他想做的事情;但他却只应该想做你想让他做的事情;他不应该迈出你没有预见到的步子;在你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开口。

第二章 自由 - 位置520
如果不是因为有“一切控制都是错误的”这个毫无根据的概括,我们应该可以像处理非社会问题那样简单地解决社会环境的问题。虽然科技的发展已经让人们摆脱了环境所具有的一些厌恶性特征,但它并没有让人摆脱环境。我们承认我们依赖于周围世界这一事实,而我们要改变的仅仅只是这种依赖的性质。同样,要使社会环境尽可能地摆脱厌恶性刺激,我们并不需要去破坏环境或逃离环境,我们需要重新设计它。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532
任何表明一个人的行为可能由外界环境引起的证据,都似乎会对这个人的尊严或价值产生威胁。一个人的成就如果事实上是通过一些他无法控制的力量而取得的,那么,我们往往不会表扬他。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这样的证据,就像我们满不在乎地接受一些表明人并不自由的证据一样。当我们将艺术作品、文学作品、政治生涯、科学发现中的重要成就归因于艺术家、作家、政治家和科学家在各自的生活中所受到的“影响”时,没有谁会因此而感到非常困扰。但是,当行为分析提出的进一步证据表明,一个人之所以取得成就,几乎完全都是外界的原因,而没有他自身的原因时,这种证据及其所依据的科学便会遭到挑战。
自由是由于行为的厌恶性结果而引发的一个问题,而尊严(dignity)却与正强化有关。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546
我们往往会去强化那些强化我们的人,这可能是一种自然倾向,就像我们会攻击那些攻击我们的人一样。不过,相似的行为往往产生于许多不同的社会性相倚联系。我们之所以赞扬那些为我们的利益而工作的人,是因为他们继续那样做便会使我们得到强化。当我们因为某事赞扬某人,我们就确定出了一种额外的强化结果。我们表彰一个赢得比赛的人,是为了强调这样一个事实,即比赛的胜利有赖于他的行为,因此,胜利对他而言可能更具有强化作用。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573
我们之所以习惯于称赞那些过独身生活、将所属财产捐赠他人,或者在遭受迫害时仍忠于某项事业的人,是因为他们都有明确的理由可以做出不同的行为。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576
就像拉罗什富科所观察到的:“无论是谁,如果他的性格中没有为恶的力量,他的善就不值得称赞。除此之外,其他一切所谓的善都只不过是意志的懒散或软弱而已。”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578
当行为明确受到刺激控制时,褒奖与行为原因的可见性之间的反比关系就表现得尤其明显。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616
我们通过让自己置身于通常只会引起无价值行为的条件,同时避免以无价值的方式行事,以此来夸大我们应得的褒奖。我们总是努力找出使行为获得正强化的那些条件,然后又拒绝做出那种行为;我们追求诱惑,就像在沙漠中行走的圣徒在附近安排美女和美食,借此将自己苦行生活的美德最大化。我们就像自行鞭笞者一样,在本可以住手时,却依然继续惩罚自己,或者,在本可以逃脱时,却依然屈从于殉道者的命运。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656
我们对于不理解的事物总是心生敬畏,因此,我们越不了解某个行为,就越可能羡慕它,这就不足为奇了。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671
我们所说的尊严之战与自由之战有许多共同的特征。移除一种正强化物是令人厌恶的,因此,当人们被剥夺奖赏、赞美或者受赞扬或赞美的机会时,他们也会产生相似的反应。他们会逃离那些剥夺他们的人,或者向其发起攻击,以削弱这些人的力量。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711
虽然从事危险、艰苦且令人痛苦的工作的人常常受人称赞,但几乎所有人都愿意放弃因做这些工作而获得的称赞。

第三章 尊严 - 位置728
我们因一个人的所作所为而给予他奖赏,意味着我们认识到了他的尊严或价值。而我们所给予的奖赏的量通常与他的行为原因的明显性成反比。如果我们不知道一个人为何会如此行事,那我们就会把他的行为归因于他自身。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48
惩罚一词通常仅限于由他人蓄意安排的相倚性,而他们之所以要安排这些相倚性,是因为由此产生的结果对他们而言具有强化作用。(我们注意不要将惩罚性相倚联系与厌恶性控制相混淆。厌恶性控制通常被用来引导人们以某些特定的方式行事,而惩罚性相倚联系则常被用来引导人们不以某些特定的方式行事。)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59
惩罚被设计出来,是为了将那些难以处理的、危险的或者不适宜的行为从人的整个行为中清除出去。惩罚的设计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一个人在受到惩罚之后,便不太可能再以同样的方式行事。但不幸的是,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奖励与惩罚的不同不仅仅表现在它们所引发之改变的方向上。一个曾因玩性游戏而遭受严厉惩罚的孩子,并不一定不会继续表现出这样的行为;一个曾因其暴行而锒铛入狱的人,也不一定在今后不再表现出暴力行为。被惩罚的行为在惩罚性相倚联系被撤销后,很可能会再次表现出来。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68
毫不夸张地说,受过惩罚的人在以后很可能会“为了逃避惩罚”而采取一些行为。他可能会为了避免受罚而采取不会受罚的行为方式,但也存在其他的可能性。其中有些逃避惩罚的方式是破坏性的、适应不良的或者神经症性的。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77
或者将他人的行为解释为应该受罚,从而投射(projecting)他自己的倾向。他还可以合理化(rationalize)自己的行为,向自己或他人提供一大堆理由,从而使得本该受罚的行为成为不该受罚的行为——例如,他声称,他之所以打孩子,是为了孩子好。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84
一个经常因为易于动怒而受罚的人,在下一次动怒前可以先从一数到十。如果在数数的过程中,他做出攻击性行为的倾向降低到了可控的水平,那么,他就可以避免受到惩罚了。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88
惩罚性相倚联系还可以包括引导一个人去寻找或建构他在其中能够采取一些行为来取代受罚行为的环境。他会一天到晚忙着做一些不会受罚的事情,从而让自己远离麻烦,譬如坚持不懈地“做着其他一些事情”。(许多似乎不产生积极强化效果因而显得不合理的行为,可能具有取代受罚行为的作用。)个体甚至还可以采取措施来强化那些教导他不要做出受罚行为的相倚联系。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795
通过创造一些行为不易受罚的环境,人们便可以减少受罚行为。还有一种可以采取的策略是打破那些使得受罚行为得到强化的相倚联系。另一种策略是安排环境,使得行为在其中可以发生,但不会受到惩罚。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854
人们常常会告诉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但却往往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他这样做,都是社会一直以来通过言语的方式教导他的。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874
善就像尊严或价值的其他方面一样,会随着可见控制的减弱而增强。当然,自由同样也是如此。因此,善与自由往往密切相关。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899
一个人“打算怎么做”,通常取决于他过去做过的事情,以及在他做过这些事情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904
“只有自由的人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一观点有两层含义,要看我们是对自由还是对责任感兴趣。如果我们想说人是负有责任的,那么我们就不能干涉他们的自由,因为如果他们没有行动的自由,他们就不能承担起责任。而如果我们想说人是自由的,那么我们就必须通过维持惩罚性相倚联系来促使他们为其行为负责,因为如果他们在明显不具有惩罚性的相倚联系下仍以同样的方式行事,那他们显然就是不自由的。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924
我们无法通过增强责任感来解决酗酒和青少年犯罪的问题。该为不良行为“负责”的是环境,必须要改变的也是环境,而不是个体的某种特性。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944
酗酒者常常第一个声称自己生了病,而犯下了罪行的青少年则往往会说自己是不良环境的牺牲品。如果他们不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那他们就不能受到公正的惩罚。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948
但现在人们普遍认为,没有愚笨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教师;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好的父母;青少年犯罪都是执法机构造成的;没有懒惰的人,只有不恰当的激励制度。当然,我们必须反问一句:为什么错的总是教师、父母、政府官员和企业家?正如我们在后面将会看到的,这种观点的错误在于:它总想把责任推给某个人,而且总认为其中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

第四章 惩罚 - 位置1007
一个人不会因为受过惩罚而不再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行事,他至多能学会如何逃避惩罚而已。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23
放任自流(permissiveness)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23
目前,有人已经严肃认真地提出用一种彻头彻尾的放任自流的做法来取代惩罚。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38
助产士式的控制(the controller as midwife),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生出”行为。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61
如果我们对一本书的内容已经滚瓜烂熟,或者如果我们对这本书的内容一窍不通,那我们是不会碰这本书的。我们愿意阅读的,通常是那些能帮助我们说出我们想说但又不能靠自己说出来的内容的书籍。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位置1071
行为是可以“培养”的。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位置1073
教师不能教,他只能帮助学生学。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位置1074
弗洛伊德认为,一个人的成长必须经历好几个发展阶段,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80
不过,只有施加控制,指导才会有效。指导意味着要开辟新的机会,或者阻止行为朝某个特定的方向发展。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89
如果创造出一种环境,让人们在其中快速学会有效的行为,并持续有效地表现出这一行为,那无疑将很有价值。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097
依赖于事物而不是依赖于他人的做法,其优点之一在于可以节省他人的时间和精力。一个人应当依赖的“事物”中,还包括那些没有专为改变他的行为而采取行动的人。依赖于事物还有一个重要的优点,那就是:与他人安排的相倚联系相比,与事物有关的相倚联系通常更为精确,且能塑造更为有用的行为。 事物的世界可能是一个专断、暴虐的世界。依赖于事物并不等于独立。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25
一个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自立。即使他能有效地处理各种事情,他也必定依赖于那些曾经教他这样做的人。是这些人为他选定了他该依赖的事物,并决定了他依赖的形式和程度。(因此,他们不能推卸对结果所应承担的责任。)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37
任何人都不会对提示、暗示、建议做出任何反应,除非他已经拥有某种以某一特定方式行事的倾向。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40
树立榜样也是在施加某种类似的控制,它利用了人们会模仿他人言行的一般性倾向。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50
只有在个体已经有了某种行动的倾向时,敦促和劝说才会产生效果,而且,只要这种倾向无法解释,我们就可以把他的行为归因于一个内在人。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72
我们可以改变一种行为发生的可能性,但我们改变不了需要。我们常以特定的方式来强化行为,但我们给不了一个人目的或意图。我们可以改变对待某物的行为,但改变不了对它的态度。我们可以抽取并改变言语行为,但改变不了观点。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74
改变思想的另一种方式,是指明一个人以某种特定方式行为的原因,而这些原因几乎都可能相倚于行为的结果。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199
像放任自流、助产术、指导、依赖于事物等方法一样,自由与尊严的捍卫者也对改变思想的方法持容忍的态度,因为它是一种不太有效的改变行为的方法,而且,改变思想者也可以因此而逃避指责,不让别人说他是在控制人。事情出错时,他也可以不用承担责任。这样,自主人就幸存了下来,他会因为所取得的成就受到褒奖,也会因为犯下的错误而受到指责。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211
只有存在可利用的其他形式的控制时,控制最少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

第五章 惩罚以外的方式 - 位置1213
自由经济并不意味着不要经济控制,这是因为,只要货物与金钱依然具有强化作用,经济就无自由可言。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295
通过说某物好或坏来进行价值判断,其实是根据这个物体的强化效果对其作一归类。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388
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公正或公平的问题常常不过是一个善于管理资源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于强化物是否得到了明智的运用。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28
任何规则或法律都包含一条有关普遍相倚联系(可能是自然的相倚联系,也可能是社会性的相倚联系)的陈述。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31
建筑工人戴上安全帽,从而遵守了一条规则。这里的自然相倚联系(涉及保护建筑工人不被下落物击中头部)并不十分有效,因而必须强制实施另一条规则:如果有建筑工人不戴安全帽,他就将被解雇。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50
教育领域也是如此:非正式群体的成员通常在有意或无意指导之下相互学习,而有组织的教育则会雇用被我们称为教师的专家,让他们在特定的地方(即我们所说的学校)通过安排与特定强化物(如成绩、文凭)相关的相倚联系来进行教育。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84
减少冲突,使用更为有力的强化物,增强相倚联系的作用,从而加强原初的控制。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88
如果学生不学习,那不是因为他们对学习不感兴趣,而是因为学习标准太低,或者是因为所学的课程与一种让人满意的生活早已没有任何关联。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496
第一步要做的是:确定一个人在为他人利益效力而受到控制时所能获得的利益有哪些。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528
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拥有一种优势,那就是:不需要亲自去发现所有的实践活动。

第六章 价值 - 位置1537
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还有另外一个优势:每一个个体归根结底都是“他人”中的一员,都会实施控制,而且,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实施控制的。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590
人类学家经常强调,应该用这种能容忍不同观点的相对论来替代宗教狂热,因为宗教狂热力图将所有的文化都转化为一套单一的伦理、政府、宗教或经济方面的价值。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629
文化是一套习俗体系,但不是一套不可与其他习俗体系相融合的体系。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657
物种和文化首先要面对的都是与自然环境的“竞争”。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674
而一个人对自己文化之生存的感受,则取决于该文化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诱使其成员为其生存而效力。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695
生存是我们最终评价一种文化的唯一价值,从定义上看,任何能促进生存的习俗都具有生存价值。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721
文化的演进是“进步”吗?它的目标是什么?它的目标是产生一种与那些诱使个体为其文化之生存而努力的结果。

第七章 一种文化的演进 - 位置1765
我们说某些文化尚未充分发展或不成熟,那是相对于我们所说的其他“先进”文化而言的。但是,如果有人说有哪种政府、宗教或经济制度是成熟的制度,那么,这实际上是一种低级的沙文主义。

第八章 一种文化的设计 - 位置1860
通过改变行为发挥作用的条件,便可以改变行为。

第八章 一种文化的设计 - 位置1933
失败并不总是错误,它或许只是一个人在当时的情形之下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其实真正的错误是停止尝试。

第八章 一种文化的设计 - 位置2037
这个世界之所以会被喜欢,是因为人们所接受的教育要求他们要喜欢它,而至于为什么要喜欢,则并非总有人去做细细的审查。

第八章 一种文化的设计 - 位置2186
生存价值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277
一个人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应归因于先前的事件,而且相比于人自身,环境更可能对人的行为产生影响。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357
有人说,人之所以有别于其他动物,主要是因为他能“意识到他自己的存在”。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456
这个问题在神学中占有奇妙的地位。人是因为邪恶才犯罪,还是因为犯了罪才邪恶?事实上,这两种问法都不能说明任何有用的东西。说一个人是因为犯了罪才邪恶,其实是给犯罪下了一个操作性定义。而说一个人是因为邪恶才犯罪,也只不过是把他的行为归咎到了一种假想的内在特性上。但是,一个人是否会做出那种被称为犯罪的行为,通常取决于上述两种问法都没有提及的环境条件。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475
自我就是一整套与某一既定系列的相倚联系相适应的行为。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568
人自身可能会受到周围环境的控制,但周围的环境几乎全部都是由他自己创造的。大多数人的物质环境基本上都是人造的。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595
人所造就的人,其实是人所设计之文化的产物。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615
甚至在组织最为严密的文化中,每一个人的经历也都是独特的。任何有意设计的文化都不能消除这种独特性,而且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任何旨在消除独特性的努力都是糟糕的设计。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622
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死亡——它是个体无法逃避的命运,是对自由和尊严的致命打击。

第九章 人是什么- 位置2656
再有一种影响就是怀旧感(nostalgia)。当人们抓住并夸大了现在与过去之间的相似之处时,旧有的技能便会涌现出来。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661
任何事物都不会因为我们审视它、谈论它或以一种新的方式分析它而有所改变。

第九章 人是什么- 位置2690
一种新理论可以改变的只不过是我们对其研究对象所做的事情。一种关于人的科学观点提供了各种让人兴奋的可能性。我们至今尚未看到人到底将人造就成了什么样子。

第九章 人是什么- 位置2809
当我们让某人喝一两杯酒从而让他高兴起来,或者当他自己喝了点酒或抽了点大麻从而“减少了他内在世界的厌恶性特征”时,他的感受似乎发生了改变。但是,真正发生改变的不是感受,而是所感觉到的身体状态。一种文化的设计者往往会改变伴随与环境相关之行为的感受,而且,他通常是通过改变环境做到这一点的。

第九章 人是什么 - 位置2884
由于传递模式的不同,“一代人”在生物进化和文化演进过程中的含义往往会有很大的差异。在文化演进过程中,它只不过是一个衡量时间的尺度。仅在一代人的身上,文化方面的变化(“变异”)就有可能出现,而且可能会被传递很多次。

坚持原创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