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落寞者的狂欢

午夜,听说今晚的月色的很美。美的只有月色吗?一片凄凉的月光下,是一帮食肉者的狂欢,是一帮无言者的呻吟,是一帮不知所措者的难以言表。人从出生起,就不知道自己的姓名,等到被赐予姓名,被赐予意义的时候,人的堕落便开始了。

堕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寂寂无名的时候吗?还是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尘土的时候?回答在这个时候显得毫无意义了,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能够告诉我们开始的开始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结束是什么时候。吾本皆是凡人,凡人的命运告诉我们,从山之高,从水之深,一切皆是注定的。注定,我们就是凡人。

凡人曾经期待过什么,期待一片花海,期待一片绿洲。可是难以放下的花开花落,难以放下的情情爱爱,让本就杂草丛生的大地更显杂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不再要求得到什么。

我爱你。
我讨厌你
让一切都结束吧。

繁杂的思绪,不断地从脑海中奔腾,可是指尖的落笔阻碍了一切。想了又想,写了又写,终究不知道该写下什么。这本就是一个醉酒者暴露的本性,这本就是一个落魄诗人写下的无聊诗句,没有人会在意什么,没有人会帮你题写墓志铭,让那本就空白的墓碑光秃秃地立在那里吧,不要再去题写任何无聊的文字,不要再去打开那糟糕的记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象填满了空空的房间,在那空空的房间里,挤满了无辜的灵魂,无处落脚,用一双双苍白的双眼注视着一个个新加入的成员。早已不记得悲伤是从哪里被勾了起来,早已不记得失落是从哪里星驰夜奔。我们还没有开始,一切都早已结束了。注定追寻了一个假象的泡影。

相识,也许注定了一无所有。相知,也不过是一句笑话。想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一起涌来,并不能祈祷明天太阳依然会照耀,并不能祈祷思念依然会被惦记。早已失去的就让他失去吧,早已落寞的,就让他落寞吧。剪碎织起的泡影,打破沉寂的空夜。

把战鼓喧天,把鞭炮齐鸣。潜藏的人们啊,奔走相告吧。他终于死了。踏过他的尸体,踩平他的脑浆。奔走相告吧,让灵魂无处安生,让躯壳无处盛放。

今夜,这只是一个落寞者的狂欢。

坚持原创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